「不…」

 

 

  厚重的喘息、呻吟聲…還有,求饒聲。

 

 

  回盪再回盪────。

 

 

 

  「不要了…停!…呀呀──嗯,不!停下來…」

 

 

  女子嘶叫哭泣,葉王仍是繼續他的侵略,一次又一次地加重。

 

 

 

  「求你…呀呀───停下來…我受不了,受不了…」女人瘋狂地扯著葉王的長髮。受不了!受不了…快死了。

 

 

 

  這是葉王第二次地佔有,女子已經吃不消了…

 

 

  她從未遇到這一種人!這根本就不是性愛,這是強暴、是強暴!雙腿被分到最大,大到全身好像都裂了開,他的兇器就像那把刀,要死!

 

 

  就在葉王送出他的灼熱時,女人就像是個洋娃娃一樣地癱軟下來。

 

 

 

  可怕……這個男人就像惡魔一樣,不應該給他吃『那種藥』的,那只會更加長了男人可怕的破壞……

 

 

  女人悔恨地想著。沒多久,她的身子又被男人給展開…「不!!就這樣好了!別在來了!!」

 

 

 

  葉王沒有答應,有的只是更加深層的邪惡破壞…他拉起了女人的身子,就站在葉房門口前。他知道,『他』一直都在看著。

 

 

 

  「不要再來了!我求你!!別在來了…救我!誰來救我…」女人被嚇得全身發抖,死命地抵擋…也擺脫不了男人堅固的手腕。

 

 

  「別在來了!放開我…放開我!」女人用力地反抗著,她的背撞到了身後的房門,打開了房門…看到了流著輕淚的葉。

 

 

  「救我!!」女人拉著葉的手,從眼睛、鼻子、整個臉…都是眼淚,也花了女人原本自信的妝。

 

 

  「救我…」女人躲到了葉的身後,不斷地發著抖。她從未想到會遇到這種人,這根本不是性愛,是在殺人!

 

 

 

  「呵呵…」葉王邪惡地看著葉,伸手抬起他的下巴,「你一直都在看是吧,這麼樣?有反應嗎?」

 

 

  葉王的手作勢伸向葉的下體,整個臉在葉的眼中放大──。「幹麻這樣躲躲藏藏,把她交給我,當場我們做給你看…這不是很───鳴…」

 

 

 

  他真的沒有想到!

 

 

 

  葉大力地提起腳,用全身的力量集中在膝蓋上,給葉王重重的一擊!然後再趁葉王痛苦地低下身時,給他狠狠地一拳。

 

 

 

  「快點走。」

 

 

  葉拉起了身後的女子,面無表情地用一白色床單把她包了起來。趁著葉王倒在地上的同時,快速地把女子全部散亂的東西交給她。

 

 

  「謝謝、謝謝…」女子顧不得是不是有穿上衣服,就這樣披著床單,拿著東西就跑了。

 

 

  還是面無表情。葉在送走女人離開後,他轉身看向葉王倒地的地方…

 

 

 

  沒、沒有人!?

 

  驚覺到不對,葉轉身也想走人。

 

 

  反正他也不想在這裡了。

 

 

 

  「別想要走呀,葉。」

 

 

 

  撒旦…攫住了天使,而天使的下場……

 

 

  往往都只有死路一條。

 

 

 

 

 +  +  +  +  +  +  +  +  +  +  +

 

 

 

 

  砰的一聲,是背狠狠撞上地板的聲音。

 

 

 

  「別想要走呀,葉。」

 

 

 

  葉王從下俯視著葉,大手一扳──與外面世界相連的門,被隔絕起來。

 

 

  暗紅色的眼光閃爍,嘴角上刺目的鮮血,一步步地回到它原先主人的身體裡。「你要這樣補償我呢,葉?」

 

 

 

  「我要的女人被你給帶走了……」葉王大手伸去,就要輕扯去葉的衣服。「就用你的身體,來補償我!」

 

 

 

  「你!作夢!」趁著機會,葉爬離了葉王所在的勢力所在。「這一點也不是你!你不是我所認識的那個哥哥,葉王!」

 

 

 

  葉王坐起了身子,看向離他有點距離的葉,突然地大笑起來。

 

 

  「你也不是我所認識的弟弟不是嗎?」

 

 

 

  什麼?

 

 

  「那有一個弟弟會對著他的哥哥說『我愛你』,還淫蕩地在他哥哥的身上扭著腰,叫著『不夠深、不夠深』嗎?」

 

 

 

  葉全身發著抖地直看著葉王。他從未看過這樣的『他』,也從未聽過葉王說出如此狠毒的話。一定是有那裡誤會了!

 

 

 

  顫抖著不停的腳步一次次地退後,還有臉上那一副惱羞的表情。沒來的葉王打從心底升起一股怒氣,再加上今日下午…

 

 

  和轟隆轟隆…,我看是自稱『好友』的他們吧!在那裡打情罵俏、一副幸福的樣子…

 

 

  這算什麼!

 

 

 

  「這麼,我說的不對嗎?」

 

 

 

  葉王站起身來,一步步地接近著葉。

 

 

 

  「你!」這一次葉真的是驚恐地退後了。完全沒有看過的『葉王』,他的眼神所傳遞的訊息。多麼希望,不是心中所想到的……

 

 

 

  立刻逃!

 

 

  在腦袋還沒下達指令,身體就立刻做出反應。

 

 

  大門的方向是葉王現在所在的位置。葉只好逃到離他最近的──『他』的房間!

 

 

 

  「鳴─────!」

 

 

 

  被過於強大的力量推倒在地,只見葉王有如鬼神般地站在房門口。大手抵在門上,一步步地接步他。

 

 

  還是反抗。葉環視這一問比平常還要大的房間,是如此的熟悉。上一次擁抱的氣息還停留在這裡。可現在呢?

 

 

  真的無路可逃嗎?

 

 

 

  太熟悉了!葉王也許不知道自已的房間裡擁有什麼東西,但他不一樣。在一間房間裡,他知道葉王的什麼衣服放在那,他想要看的那一本書,我還可以當場說出來是在那一排那一列……。當然,他也知道葉王現在想要做什麼。

 

 

 

  他要『毀』了他───

 

 

 

  葉很清楚,因為沒有任何一個人比他還要瞭解葉王!可悲又慘酷的事實偏偏在這時候提醒了自已────雙胞胎特有的感應。

 

 

  葉王從來就不是這樣殘酷的人,至少對我他不會這樣。可他的眼神…一步一步前進的身影……

 

 

 

  毀了他,毀了他。

 

 

 

  不──

 

  葉在心中吶喊著,他不想要這樣莫名地就被毀去,也不知道為什麼葉王會變成這樣。

 

 

 

  「葉,你逃不了的。」惡魔的聲音,宣告著死亡的來臨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 +  +  +  +  +  +  +  +  +  +  +

 

  又是激烈的碰撞聲,無路可退。

 

  葉整個人被撞到衣櫥,逃還是沒有用,力量相差太多。

 

 

 

  「不要!」反抗的聲調中捲起無限的恐懼。

 

 

  葉整個身體被禁錮著,只見葉王拿起了一條領帶,拉起了他的雙手就這樣綁了起來。「你知道我要做什麼嗎?葉。」

 

 

  葉王輕舔著葉的臉頰,單手把葉的雙手架在頭上,另一隻手則來到了他的胸前,一個一個解開睡衣上的鈕扣。

 

 

 

  葉不想要知道,更不知道他的眼眶中已經聚滿恐懼的眼淚。

 

 

  輕柔的手指,一一起解開束縛後開始變得粗暴。大力扯破葉身上的衣服,並在上頭留下灼熱的紅印。褲子也是,就如同落葉一般,葉看著剛剛還著在自已身上的衣服,就這樣飄落在自已的身旁。

 

 

  全身已經一絲不掛,葉王更不用說了,他的身上根本就沒有阻礙。

 

 

 

  葉就這樣被架在衣櫃上,下身懸空著沒有著地。葉王打開他的大腿,那裡就如同前幾次的拜訪,楚楚可憐。就這樣毫無預警地,碩大的野獸硬是衝入嬌嫩的穴口,鮮血散落一地。

 

 

  「呀呀呀呀─────」好痛…好痛────別…,「別…不要動,不要動呀───。」

 

 

  眼淚早就流下來了,再這麼求饒還是沒法止住男人的犯進。巨大的汗水,從頭際順流至胸口。葉無力阻止──他的脆弱被人狠狠地握住,用最慢、折磨人的速度,在上頭來回挑逗。

 

 

 

  「呀…嗯…不───不要!你走開,你不是葉王…呀──別!」下身被撞擊至上,又隨著自已的體重,自由落體地落下。一次又一次加深,完完全全地把葉的激情因數全部激發出來。

 

 

  「鳴嗯…呀……鳴…不───」數不清地撞入,葉發現他的聲音越來越甜膩。是故意的……葉王是故意挑起他的情慾的!「嗯…呀───嗯嗯-」

 

 

  因為激情而緊閉著眼,緩緩地打了開。葉看向侵犯他的男人……黑暗從心底的最深處慢慢升起,佔據了葉的心。

 

 

 

  這只是開始!

 

 

  葉張著眼恐懼地看著葉王的眼。訊息…這是他的眼睛所訴說的。

 

 

 

>  『最甜美的果實,就是要在他最美麗的時候,一把狠狠地摘取!!』

 

 

 

  隨著男人上下的擺動,葉無力的推拒根本就徒勞無功。男人的大手直接來到了他大開的大腿處,再次握住洩過後萎縮的男根,這讓葉再次地呼叫出來。不是敏感的呻吟,而是緊窒的呼痛!

 

 

  被握的陰莖早已紫紅,但它沒有勃起,更沒有發硬。紫紅是被緊握下的產物,在假面的溫柔變成狂暴後,就好像是要把它握碎般拉扯著。這是惡意及即將被毀壞的前兆……

 

 

 

 

  「被人強暴的你,還能被激起反應,你還真是淫蕩呀──『弟弟』。」葉王在葉二次達到高潮時,對他說了這麼一句話。

 

 

 

  「到底有多少男人品嘗過你的身子呢?」

 

 

  腦袋,一片空白。

 

 

 +  +  +  +  +  +  +  +  +  +  +


 

 

 

  親眼地看著葉王退出自已的身體,沒有溫柔,葉就只是個用完一次就拋棄的玩偶,重重地跌在地面。

 

 

  「你…在說什麼?」葉無力地躺在地上,那美麗琥珀的大眼寫滿了不信。這不是、這不是葉王會說的話。那『他』到底是誰?

 

 

  葉抬起頭來,明明就是熟悉的那個人呀!為何…為何────會說出這樣的話?

 

 

 

  「葉,葉…你真的很美,你知道嗎?」葉王的嘴角揚起了一絲冷笑,「美到…讓人想要毀掉你!!」

 

 

 

  根本就不用逃。

 

  葉就如同生氣的小孩丟去他心愛的玩具一般,丟棄在床上。

 

 

  根本就沒法反抗。

 

  葉王的身體重重地壓在葉的身上,雙手被綁住,雙腿被他的身體而大敞著。

 

 

 

  感覺自已的大腿又被大開,看著葉王的手伸向其中,握住了剛剛才解放、又因恐懼而萎縮的分身。無法阻止地讓他的手在自已陰莖上面鈴口處用指甲刺入,整個柱體著被用力、大力地壓著。

 

 

 

  「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!」葉整個臉因為疼痛而變得蒼白,下一秒的嘶叫也省去了,葉王單手握著自已的兇器,再次地侵進…而且毫不留情地撞入,加快、再加快!噬血的惡魔,渴望著鮮血。

 

 

  「不─────不不不──,我求你…不要…─鳴……好…痛…──」可以感覺到,自已那裡流出了大量鮮血,還成了幫兇讓葉王更加更深地插入,速度也越來越快…從未有過的。

 

 

 

  「不要!!我求你───────。

 

 

  葉,還是被侵犯著。

 

 

 

 +  +  +  +  +  +  +  +  +  +  +

 

 

 

  顫抖的唇,被唾液沾滿到處都是…

 

 

 

  陰鷙殘酷的冷笑在唇邊掛著,手指在對方的口腔來回地摳動。滿意地看著對方的臉,看著他因為痛苦而感到快樂。

 

 

  這還不夠…心中的那一種失落還沒被填滿!

 

 

 

  「鳴……鳴…」無法叫出聲音,只能嘶嘶地低叫著。整個嘴,被男人指頭伸入摳轉,一直在口中的液體因為無法吞肚而抑流出來,透明且交雜著鮮紅。

 

 

  應該是雪白的脖子,到處都是齒痕,就像是被吸血鬼吸過一般,流著甜美的鮮血。胸口早已慘不忍睹,東一塊、西一塊……都是紫紅,沒有一處是完整的。而原本小巧的茱萸,早就因為過度的擠壓,而漲紅、滲血。

 

 

 

  而下身…

 

 

  大腿早已因過份的分開,而合不起來,更不用說是瘀血了!在微弱的燈光中看起來就像黑色一樣,沒有血色。

 

 

  後面的私密處,好像麻痺一樣完全感受不到痛楚。屬於自已的男性,也變得不像是自已的,好像要分開身體一樣,無力地垂落。

 

 

 

  多久了…自已也不知道。

 

  男人的手還是在口腔內肆虐著,好像忘了許多的事……連流淚也好像忘了這麼流。

 

 

 

  突然抽出的手指,男人走開了。

 

 

  躺在海邊得不到海水的魚,張著口無力有力地呼吸著。把自已比喻成魚,在這時真的很貼切,就等著那裡任人宰割而已。而現在就是中場的休息時間。

 

 

 

  不久。

 

 

  男人回來了…

 

    ─待續─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凌馥蝶 的頭像
凌馥蝶

尼古丁刺傷/那夜菊開

凌馥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