前言:

  咩…這篇是很久很久的文章了,看專欄旁邊的創欄日期可以得知,最少這篇文章有幾年的歷史…(最少三年,發呆)老實說,這是在下的火影處女作,筆感不像我寫的這是當然的,我也曾青嫩過呀(毆)不過說不定有些人也喜歡這樣的。
  這篇文章前後被我當貼過二次,這一次是第三次(離第二次撤文已過一年),之前皆是因為沒辦法完稿才撤下的。會張出來,不要以為我已經寫完了,事實是『還沒』(泣)因為實在沒時間多寫新文了,只好拿出來張…(發呆)這一次不管有沒有寫完也會慢慢張下去了……當然我這一二年我還是有空沒空就拿出來寫個幾百字(死)所以總是有新的推展這樣。
  但有看過的人就要請大家忍忍啦,說不定我還是會跑出新文來張張的。

  以上。


  站在村子的街道,面對著顏岩。

  歷代火影的臉深刻在此處,那一張張凜然的面孔,看似溫柔又嚴肅地注視著村子,永遠守候木葉代代的子孫。


  速然間,一抹澄黃色的身影消失於街上。四周的人們一點也不覺奇怪,在這個偉大的忍者村內,這是鐵般的定律,絕對的習慣!

  場地來到了附近的樹林。在澄黃色身影的前方,還有二個人。他們的背影是絕對不會認錯的肯定,快速地跟在後面,並且慢慢追上對方。


  「你太慢了啦,鳴人」在身影追上那抹纖細後,身穿紅色衣服的女孩說道。

  「對不起啦…」鳴人乾笑地回應著,「小櫻,今天的任務是什麼呀?」

  「鳴人你不會忘了吧…」小櫻無力地呻吟著,但腳上的速度卻未曾停頓過。

  「今天的任務是保護一位貴婦,她今天要公開展示多年收藏珠寶。我們這一次的任務是,二十四小時跟在附近好確保珠寶的安全!」小櫻一腳踏上高樹的樹枝,然後再借力加速行競。如此反覆,旁邊的樹影就宛如流星般,看起來一條條劃過。


  點了點頭,鳴人左右看了看,疑惑著再度訊問:「奇怪,卡卡西老師又跑到那裡去了,不會又遲到了吧?」

  「天呀,鳴人,你不要告訴我你全忘了吧……」昨天卡卡西老師才說過的,鳴人這個笨蛋!

  「嘿、嘿……」鳴人很不好意思地摸摸頭。

  「喔!拜託你正經一點好不好!」小櫻顧不得正在行競中,一拳打上鳴人的臉,然後再繼續跟上前方佐助的腳步。


  「鳴…」


  被一拳打飛的鳴人,再度回到小隊當中。他一臉瘀青狼狽樣,讓一直都沒有開口的佐助很難得說了今天第一句話:「白痴。」

  什麼!一個字也不漏全數進了自己耳朵裡的鳴人,極為不爽地盯著佐助,一刻也沒有放過。

  「總有一天我會打倒你的……」鳴人小聲地吼道。


  「你說誰要打倒誰呀?」


  「!」突然出現在鳴人面前的臉孔,讓加速行徑中的鳴人吃了個大驚,他還沒有反應過來,護額就被對方彈了一指。

  「哇呀─────!」咻的一聲,鳴人又被人打飛到樹林中。

  倒是把鳴人彈飛的人,一臉沒事般地降落到地面,赫然一看,那不就是卡卡西嗎?

  「你們太慢過來嘍!」卡卡西一臉悠閒地持著『親熱天堂』看著。那一本看似有點舊的書,不知道卡卡西到底重覆看了幾次,好像永遠都不會厭惡似的。

  「你這個常常遲到的死老頭,沒事戳我的頭幹嘛!」鳴人氣呼呼地跑了過來,大有我們來打一場的架式。

  「是你們太慢過來了,昨天不是就通知過你們要來這裡集合嗎?」卡卡西的眼光從未從『親熱天堂』中轉移,他以極為清淅的語氣對著佐助一行人說:「不過…這一次的任務你們不用執行了。」

  「為什麼,老師?」小櫻著急地追問,而佐助還是一臉事不關已的樣子。

  反倒是鳴人…「真的嗎?那我可以早點回去吃拉麵,今天伊魯卡老師要請我吃豚骨拉麵耶!」

  正在高興中的鳴人沒有發現,自己的身後咻一聲,多了一道身影。更來不及在小櫻的驚呼中快速地回應過來……


  「千‧年‧殺!」


  「哇呀呀呀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」

  今天第三度飛向遠方的鳴人,在天空劃下一道美麗的淚水,那七色的彩虹也因此而生。

  「任務改變。跟我來吧,我一路上再告訴你們新任務的內容。」卡卡西輕輕合上『親熱天堂』,如此說道。



  -To be continued-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凌馥蝶 的頭像
凌馥蝶

尼古丁刺傷/那夜菊開

凌馥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