備註:此篇為文坑,請自行判斷是否要閱讀下去。貼至最尾端時會發出述式的草稿結局這樣(應該)



  「原來是這樣呀。」就在鳴人爬至地面後,他前後左右看了看,了解地說道。

  以坑洞邊緣散去,所見之處,到處都是一群又一群手執武器的逃亡忍者。每個人都顯露邪惡之情及濃厚的殺氣,好似他們一有所動,就會衝過來將他們碎屍萬段。

  「別以為我們人少就好欺負,我才不會輸給你們呢。哼!影分身之……」

  「鳴人,別使出影分身。」佐助收起左手的苦無,向鳴人說道。

  「佐助!」鳴人不甘心將手勢放下,向佐助咆哮著。


  就在此時,包圍他們的忍者中,走出一名高大的男子,定眼一看,那就不是馬四嗎?

  「我們老大邀請你們三人過去一趟。」馬四躬身朝鳴人、佐助、小樣說道,在他的身後還出現了一頂大轎。

  「原來你也是忍者呀…」在一片壓壓人海中,還能看到算得上是『熟識』的馬四後,鳴人喃喃道。

  和鳴人不同,佐助一見到馬四就覺不妙。

  原來打從我和鳴人以小姐僕人的身份潛入時,就已被人發現了嗎?

  「不…」馬四欠身微笑著,「老子只是一介草莽罷了。」

  「還請三位上轎吧。」

  「佐助,你認為我們要照著他們的話嗎?」鳴人低身扶起小櫻,看著佐助的背訊問。

  「你說呢,超級大白痴。」丟下這一句話,佐助已經跟在馬四的背後,坐上那一大頂的轎子。

  「哇呀呀呀呀,轎子,又是轎子!難道沒有其他工具了嗎?」鳴人生氣地爆走。

  「鳴人,你就聽佐助的話上去吧。」小櫻按著額頭,指尖微微滲出片片鮮紅。

  「以現在的人數我們根本就拼不過他們。就算鳴人你會使影分身術,你的體力也會因此而耗盡的。」壓低音量,小櫻耐著性子向鳴人解釋。

  「再加上卡卡西老師又不在身邊,我們只能走一步,算一步。也許所有的一切,在我們看到巴德後就會解開,到時想要逃出來的機會也比現在還要大上許多。」最少到巴德的面前,面對的人不像現在是黑壓壓一片人海吧。

  「而且鳴人,我頭上的傷也需要時間來包紮……」露出一抹苦笑,小櫻知道自己的視線開始模糊起來。

  「…………」

  「好吧,這次就聽你們的吧。」鳴人不甘心地撇撇嘴。

  轉過身,鳴人指著馬四吼道:「不是要帶我們到你們老大那邊嗎?還不快點帶我們去!」

  「遵命,『雪梅』小姐。」

  「來人!起轎!」

  腳步彼起彼落向遠方走去,四周壓壓一片人海,也在此時領命退出。

  附近又變回先前靜悄悄的狀態,連一根針的聲音也沒有。

  那個巨大的坑洞,還存在著。

  在確定沒有任何人出現的時候,洞口突然出現一道身影。

  『哼哼……』黑影低低地嘲笑著,像是對剛剛發生的事,感到十分地不屑。

  低聲嘲笑一番,黑影望著轎子遠去的方向,不久就瞬身消失在原地。


    ※  ※  ※  ※  ※  ※  


  「乖…乖……」

  夜晚將黑色更加暗深,在陰氣森森的房間內,就連價值不凡的夜明珠,也快消失在無際的黑暗之中。

  「親愛的卡卡西,我最愛的卡卡西……」

  那人癡癡地喚著懷裡的圓形物體,小手極為輕柔地撫過每一根髮絲。

  「你知道我有多麼愛你嗎?」

  「你知道我等你等多久了嗎?」

  那人的指,在圓形物體上仔細地描繪著……從那眉,到緊閉的瞼毛,堅挺的鼻,還有那面罩底下的嘴形。從不放過……一直重覆描繪再描繪。

  「呵呵…我的卡卡西,我的卡卡西……」輕聲呼喚,就好像是在叫喚戀人般地呢喃。

  「你還是一樣,什麼都沒有變……還是這般好看……」

  「可是我好嫉妒,真的好嫉妒……」

  「為什麼你有了我,還要再去找其他人呢?」

  「你明知道我醋意很大呀,那幾個小鬼頭,憑什麼讓你放在心上?你的心,你的心…是我的呀,是我的呀──────!」

  痛苦地嘶叫後,那人大口大口地緩氣,在珠光下露出一抹微笑。

  「不過以後就不會了…」

  「為了你,我做了好多壞事…就為了等你……等你過來找我。」

  「結果你真的來了,我好高興喔……」

  「你知道嗎?卡卡西…」

  「我們可以永遠在一起了……」

  「只要我把那三個小鬼殺掉,我們就可以永遠在一起了…」

  「多麼美好呀…你也是這麼認為嗎?卡卡西……我最愛的卡卡西……」

  喃喃的話語,那人只說給懷裡的圓形物體聽。

  『叩叩。』

  「誰……」

  「大…大人!」肥大身影來到房門外,恭敬地跪下,向裡頭的人請示著。「你要的那三個人已經帶來了。」



    -To be continued-


 【後記】:

  因為我家兒子最近心情不太好,所以蝶就先發了。下次兒子你要連張兩篇呀,知道嗎?(叉腰)

  目前專欄還是會慢慢更新(好吧,我是在更坑…),直到阿蝶沒有文章,直到阿邪要離開(是說兒子說他目前不想走,蹭蹭),不過專欄還是會留著啦……我可以看著鮮書櫃從千位數慢慢準備要退到百位數,但我還不能接受養了四年的專欄女兒(原來它是女的…)就這樣滅了(死抓著不放)

  因為校稿人的關係,本來想這週就把寧鹿本給KO掉好像還是有點難度。目前正在努力校佐鳴的文章,20篇我快校到掛了,而且還不是20篇一定會放,還要跟友人討論有沒有要抽出來的文章。

  一邊校就一邊感嘆自己原來也有黃金時代(遠目),還有…好多文章真的是「短到不能再短」(躲)連四百字的也有(遠目)算了算了,我本來就是要出『短文集』的……最重要的是新文啦(灑淚)請阿公(?)一定要保佑我寫完那篇「夜明」<<專來寫有顏色的,寫了一年(躲),還有那篇「金色月亮」<<這不用說了,一年半,更有歷史吧(巴飛)

  然後,十二月場快到了,阿蝶不能去……

  然後,二月場快到了,阿蝶會趕本趕死,外加荷包失血過多(掩面)--相關VCR(啥)請見天空BLOG「無盡默聲」日誌,阿蝶很認真地「又」列了敗家列表,而且未來百分百會再新增(掩面)

  最後。

  大四不是人在幹的事、明年畢業憂、景氣好低靡……
  出本是人在幹的事,前提是你時間充裕、明年就要失業、沒錢不好過日子。

  有什麼事歡迎會客室、BLOG哈啦呀………

  然後,小小地叫一下:明年二月特傳第二部就出啦(滾)<<先把第一部讀熟吧你,毆


  BY凌馥蝶 2008.11.20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凌馥蝶 的頭像
凌馥蝶

尼古丁刺傷/那夜菊開

凌馥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