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篇名:危機的開始.相同的容貌之禁臠

2003年處女作完結作品。
文句有不順的地方還請見諒。

2014.4.16
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 

  「痛………」安娜按著自已撞疼的腰低叫著。

  這也難怪,被人狠狠的帶來,又狠狠丟在床上,任誰都會感到不快的。


  「你幹嘛把我帶來這個地方,還把我丟在床上,你你…要做什麼??」安娜驚恐的看著那個始作俑者—昊,臉上的表情立刻刷白……


  他……他…居然在脫衣服!?


  昊邪笑一下,「我想要做什麼…妳應該很清楚吧。…妳是個聰明人…想想,我們孤男寡女共處一室,又在床上…那妳想我們能做些什麼??」昊一個扣手,立刻將安娜押至床上,身上欺上安娜柔軟的身軀…讓兩人無不一密合…


  「放開我,昊!你沒有資格模我!」安娜用力的掙扎但面對強力的昊仍是沒用……


  「安娜…我說過…妳是我的,一輩子都是!! 但妳實在太令我傷心了,我想我是該讓妳知道,別忘了…妳是我的所有物的事實!」昊說完,立刻欺上安娜那香甜的唇……


  「唔……唔………」放開……我…


  稍一使力!安娜這個舉動成功地讓昊退上自已的嘴。


  「唔…」昊吃痛的拭出嘴邊的血跡,反手一扳,把欲要逃走的安娜抓了回來,重新反壓在床……


  昊輕輕的舔著自已的鮮血,看著安娜…「呵───這是妳第二次咬傷我了。看來……我應該給妳個『獎賞』才是……不是嗎?」昊嗜血的眼中有著極度的憤怒,讓安娜不免也害怕起來。


  只見昊飛快的撕去安娜身上的衣物,將她的大腿狠狠的扳開,一個挺身……深入了那未經人開發、仍乾涸的密穴中………


  「呀─────」在沒有任何前戲、沒有任何滋潤下,安娜痛苦的叫著。

  但…─────昊就像是一頭猛獸,不論安娜如何哀痛、懇求,昊仍是毫不留情的深深的推進到安娜的最深處……


  「嗚……啊…」


  「啊……」


  激烈的身體碰撞聲、一聲聲哭喊的呻吟聲充斥在整間房間……

  一直到安娜支持不過昏了過去…那折磨自已的人仍是不放過她的一次又一次的索求…………

 

  那個夜晚…………只不過是個開始,

 

  那個讓她……

 

 


  四年來偷偷流淚、後悔的開始。

  +  +  +  +  +  +  +

  分不清是多少次醒來了,昊就像是要不夠似的一次一次索取自已的身子,讓自已徹底的崩潰,兩眼無神,宛如一具洋娃娃……

  安娜瞪著身旁已無溫度的床,淚又留了下來,抬起自已的身體想要起身。

 

  「唔…痛……」但全身…就像是要散了,疼痛不已。


  雖然如此,安娜還是努力的支起身子,現在的她只想要去狠狠的洗滌自已的身體,一次一次的洗去昊在自已身上留下的痕跡……


  就在安娜吃力的站起,踏出第一步時,一雙大手攔腰抱起了自已。

 

  「昊!」

  「妳休想走出這間房間!!」昊就這樣抱起了全身赤裸的安娜,將她帶進了一間浴室。

  那是一間充滿花香的浴室,斥鼻而來的香味,讓安娜暫時忘了身上的不適,而浴室的中央則擺了一個足以容納兩人的大木桶。不覺地,安娜臉上泛起了陣陣紅潮……

  昊輕輕的放下安娜但仍將安娜緊扣在自已的身邊,手上拿起了一塊拭布,就在安娜的私密處輕輕的拭去昨晚激情下殘留血跡……

 

  安娜真的搞不懂昊這個人。

 


  就在昨晚,安娜依照之前一般,將蓮的受傷處的衣服掀開,就要幫蓮上藥時,昊就像是發了瘋似的,將她帶離了昊將他們囚禁的房間。

  就在昨晚,昊發了狂地一次一次要了自已……,不論自已如何哀痛、懇求,他…仍然………

 

  而現在,他居然……


  我真的搞不懂昊這個人

 

  我…………好恨他……,是他奪走了我的幸福……

 

  「安娜……如果妳敢逃離我的身邊的話…妳就等著替妳那些朋友們還有妳重視的人們收屍吧!」昊的聲音在耳際淺淺傳來……深深的一吻打破了安娜的思律。


  是嗎?


  那些夥件和我所『重視』的人?

 

  哈!我平日的那些氣勢和勇氣呢?為什麼在這個男人身上一點都沒有用?

 

  安娜看著那覆在自已身上的男人……


  昊…如果你想要的話……,我就給你…只要你……不要傷害我『重視』的人…

 


  我…所『重視』的…那個人


  

  ………


  …………葉

 

   +  +  +  +  +  +

 

  這是第幾天了呢?…應該有3、4天了吧……


  關在這個不知天明地暗的房間裡有這麼多天了……真不知是不是該慶幸自已呢??至從那天後,昊…他就沒有碰我了……

 

  這幾天來,安娜還是不懂昊這個人到底在想什麼,也沒看見他的人


  要不是今天的安娜比平常早醒來,她根本就不知道…昊這幾天每天都擁著自已入眠……


  想起今天…應該是早上的情形……


  起先真的很驚訝自已居然睡的這麼沉…很久沒有這樣睡這麼沉了……

  連身旁多了個人自已都不知道…仔細端看著熟睡的那個人,他

 

  跟葉王根本就是同一個人…


  從他的眉、眼、鼻……還有那曾覆上自已的唇…

  他們簡直就是在同一個模子模造出來的,就如似同卵雙胞胎……

 

  ───────同…卵…雙 胞 胎 ……?!

 

  想到這,安娜的腦海裡驀然浮現也是和葉王一模一樣的人…

 

  ─────葉。


  噠!

  一陣陣腳步聲,打斷了安娜的想念……


  「昊……?!」是的,不是他,那會有誰呢?

 

  只見昊不發一語的直接走向安娜,一拉…又把安娜攔腰抱起。

 

  「放開我!……你要帶我去那裡?」安娜掙扎地問道。


  「……帶妳去看星星。」

  「是嗎…那還多謝你呀,告訴我現在是晚上!!」安娜生氣地說道一點也沒有發現剛剛昊說話的重點。


  但昊仍是不發一語,快步扛著安娜走出房間………

 


  這……這……到底是怎麼回事?


  安娜和昊坐在一處風景不錯的斜坡上,而今夜的月色似乎特別的圓…又亮…

  安娜看看身邊的人不禁在想:昊把我帶來這個斜坡上,自已就抬頭看著星月,難道他一點也不擔心自已會逞機溜走?


  不過,話說回來……我有這個能力可以逃出這個人的身邊嗎??現在想想,真是可笑呀~(苦笑)


  而他,究竟帶我來這裡做什麼?為什麼,我就是不懂這個人呢?

 

  「你…在看什麼呀??」安娜忍不住地問昊。

  「看星星……妳不覺得很美嗎?」

  「呀?!」安娜聽到這個回答,忍不住張大口,望著昊……


  其實昊也不知道,為什麼自已要帶安娜出來看星星,剛剛只不過抬頭看了一下夜晚天…很美……,身體就不自主的來到她的身邊……


  不過,呵……看來自已這個做法還不錯,至少自已能有幸看到這樣的她……張大口的模樣,看起來和平時的她可真不同………呵。


  「你……幹嘛一直看著我呀。」天啊,被他這麼看著,全身就不禁燥熱起來…

  「……現在的妳,看起來挺可口的……」昊冷不防地冒出這一句話。


  「什麼?!」安娜話才說到一半……


  昊一個傾身就將安娜壓倒在草地上


  「嗯………」這個吻…


  安娜不自覺將雙手攀附在昊的肩上…

  「嗯………啊───」

  昊將安娜抱了起來,將披風鋪設在草地,又將安娜輕輕的放置在上面,身軀覆了上去……

 


  在這月星明亮的夜裡,春色無邊……


  +  +  +  +  +  +  +


  「嗯……嗯……」


  在星月的照射下,草地上的兩人更是毫無忌諱狂吻起來…

  漸漸地兩人的衣物盡褪,交纏的身軀看起來就像是溶在一起緊緊的分不開…


  昊的大掌的來到安娜那柔軟的胸脯上,邪肆的手指搓揉著那花蕾。以火熱的舌也從她敏感耳後一路延伸到誘人的蓓蕾上。


  像是嬉戲般地,昊的舌尖由唇伸出,先在那敏銳的花蕾上的舔拭著,這個舉動立刻引起安娜一陣輕顫,再以牙齒輕咬著那已綻放的粉紅…


  「噫…──嗯不…───要…」安娜無助的搖搖頭,希望昊能停止這個煽情的動作……

  「放心…我會給妳的………。」昊的手模向安娜的腰,感覺那細緻的觸感…

  「不…是… 呀───」


  不斷游走的大手穿越了濃密的森林,來到他多次來訪的神祕花園……扳開那層層的花瓣,手指毫無障礙的來到那神祕的入口…伸了進去……


  「啊~不,……出…來…嗯…呀…」


  昊聽到安娜的呼聲,輕輕的將深入的手指緩緩的抽出……又重重的深了進去……


  「啊……不…啊………嗯……」


  「嗯…唔、啊…………」

 

  就在昊一進一出的手指中,安娜的密道涓涓地留出珍貴的花汁……


  「噢………啊……啊──」


  昊將手指抽出,把安娜抱了起來面對著他,讓她坐在自已的身上


  「安娜……妳是我的……一輩子都是……」


  昊說完接著抬起安娜翹挺的小臀,對準自已的慾望向下一壓……


  「啊………」

  「嗯……」


  兩具身軀緊緊的合而為一,兩人都為此發出來低吼聲……


  「啊啊啊─────啊……」


  昊瘋狂的衝刺著,一記比一記更加深入…


  「啊……不…喔…………」

  「不……我…不行了……」安娜嬌喘的道著…

  昊以一記至到花心的重擊回答安娜:「還沒呢…我的安娜………妳好…緊……」


  瑰麗的春色,燃燒在夜晚……月娘也為兩人激情燒紅了臉……

  在一聲一聲的吟呻下…為兩人的留下了最好的見證。

 

   +  +  +  +  +  +

 

  夏風吹來是格外的輕爽的,但怎麼也吹不去安娜臉上的燥熱的紅潮………


  她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已居然會這麼渴望著昊…一想到幾天前的火熱,安娜的臉又更紅了……


  但昊那張酷似『他』的臉一湊到自已面前時…自已就控制不了。


  讓我想到,

 

  那個和昊相似的………葉!

  安娜看看四周,再瞧瞧自已,心中百絲雜存,發覺到自已現在面臨的處境,心中又隱隱抽痛起來……

  對呀,現在的她只不過是別人的階下囚罷了,她真的很不希望葉能來救蓮他們和自已,她真的不希望葉來送命…


  安娜非常清楚自已的心是給這那個救了自已的人,即使他愛上了其他人,安娜說什麼也會親手將他整個奉上,只希望他…能獲得幸福…因為那也是自已的幸福。

  所以,我絕對不能讓昊破壞葉的幸福,即使…要毀掉自已的幸福也行…

  我一定要想個辦法將蓮他們救出,這麼葉他們就不會自投羅網了………


  握緊手上的刀……安娜不覺地說出:「葉…我喜歡你…但……你千萬不要來……我不要你來送死…」


  「憑妳一個人…是阻止不了我殺了葉的,安娜………」

 


   +  +  +  +  +  +

 

  昊無聲無息的來到安娜的身旁,他的眼神幽暗深邃,臉上緊繃的線條,全身上下充滿著掩飾不住的怒氣………


  「昊…………」安娜驚訝的看著昊思索著他何時來到自已的身邊……

 

  昊將安娜逼迫至牆壁,向下看著那個無名今自已發大的人兒。


  「麻倉葉,妳是如此擔心他的安危嗎??」昊抬起安娜的對下巴對她說。

  「昊…你想對葉做什麼?」


  「我想要做什麼妳自已不是最清楚的嗎?怎麼…這麼擔心他嗎?難道妳……」就不能擔心我嗎?


  昊緊咬著自已的雙唇,有點納悶自已為何有那種想法…但他並沒有思考很久,因為安娜接下來的話讓他心中那股無名的憤怒燃燒到最高點……

 

  「我喜歡葉,就算是要我盡最大的力氣我也要阻止你去傷害他…所以昊你──」


  「住口!麻倉葉、麻倉葉、麻倉葉,妳就真的為他喪失性命、殺了我也沒關係嗎?」昊舉高從安娜手中搶來的刀子,一字一字地說著。


  「你…!」安娜話還沒說完,昊狠狠的舉刀刺下………


  ─────那刀子深深地入離安娜臉頰2公分處…。


  「我說過,安娜。妳是我的,連妳的命也是我的,…麻倉葉……我會殺了他的,妳…永遠別想逃離我的身邊,永遠也別給我去找其他的人!」


  昊一手將安娜抓起,將她丟至床上,身體壓向她……


  「你不會得逞的!」

  「是嗎?」


  昊粗暴地將安娜的衣物扯去…………


  就像安娜那天的初夜一樣,昊不斷的折磨著安娜……不斷的折磨、不斷的糟蹋著……


   +  +  +  +  +  +


  淫亂的空氣分佈在整間房間,在一張寬大的床邊,站了一名少年。


  他的長髮順著身體流下如瀑布一般,姣美的身材,健壯而結實,且無一絲贅肉,身上未退的紅潮,宣告著他剛剛才『愛』過某人………


  待他穿好衣服後,這名少年便坐在床邊,撫摸那被他『愛』過好幾回的人兒…


  安娜…………妳是我的……妳…逃不開的……


  世上的情、愛啦,這些東西有什麼呢??那個麻倉葉有什麼值得妳愛呢?

  妳別想離開我的身邊,我會好好的『開導』妳的,至於那個麻倉葉和葉王呢………

 

  呵,他們來了。


  昊輕輕的笑了一下,對著床上的人兒故意說道:「你們終於來了,葉……還有那另一個我……葉王!!,這一次我會奪取你的火靈的……等著吧…,至於麻倉葉呢…我就好心送你們就一起到另一個世界吧!!」


  昊丟下這句話後,頭也不回的向外走去,沒有發現那在床上的人兒,眼中的………不忍…還有…


  關…愛…

 

  好痛……沒想到走起路來竟是如此艱難!


  安娜咬著牙強迫自已一定要走下去………她不能讓昊殺了葉他們!!


  更不能讓昊做下這件事……因為…因為……

 

  …因為…


  ……我有責任……即使是那個自已也不知道的原因……我也要阻止昊!

 

   +  +  +  +  +  +


  ………

  …………一觸即發的火藥味…────

 

  「那你可能就要失望了,昊!!」

  「要打,我隨時奉陪!!」

  「只要我還在,我不會讓你再碰葉一次!」

  「為了大家,為了救安娜出來,我一定要把你打倒!昊!」

 

  ………「而我,為了我自已,也為了你,昊,我一定要打倒你!」


  安娜拖著自已疲憊的身軀,來到了昊他們決戰的地方,有點慶幸自已能夠趕上……


  「安娜!」大家一看到許多不見、無事的安娜,不禁脫口而出喚了安娜的名字。


  安娜一聽到大夥的聲音不禁板起臉說道:「怎麼,這麼久沒見面了,大家很懷念我的左手嗎??」


  「沒……」如蚊聲的聲音,和那同時一致的動作。可憐的葉、蓮、轟隆轟隆等人,即時在這個時候還是對安娜感到害怕不已。


  安娜看見大夥不約而同的摸向自已的臉,那一副蠢樣。不覺地,臉上綻出一抹笑容。


  昊的聲音輕輕的打破了葉他們和安娜相逢的淡淡喜悅,向安娜問道:「妳這麼會破解了我的法術呢?」


  安娜看向昊說:「就憑我是麻倉家的妻子!為了我,也為了你…我一定會打倒你的,昊!」臉上浮現出一抹笑容,很美…但也帶著淡淡的悲傷………


  昊聽到安娜說出的話,一口怒氣頓時衝了上去……


  「就為了麻倉葉這個人? 你是我一個人的,安娜! 即使……要我殺了麻倉葉!」昊話還沒說完就驅使土靈去攻擊葉……


  但安娜一點也不擔心,因為她自已知道,葉王一定沒有問題的…………


  因為葉王會保護他的。
  


  等等!

  為什麼自已我會有這種想法呢?在這個時候,我應該會去擔心葉呀~為什麼會………難不成…我……不愛葉了?

 

  不會的,我不會這麼的…不會的……

  那……我的答案到底是什麼?


  心中的那一個聲音,在那裏?

 

  就在安娜暗中思索時。

 

  「你狠心殺的了我嗎?安娜。」就是這道聲音將安娜拉回了現實中…


  安娜直直的看著那個一直在思索的人不假思索地說出:「從你那個時候開始,我就下定決心,要殺了你!」


  這時葉王走了上來向昊說道:「昊,你到底要執迷不悟到什麼地步,放棄通靈王吧,不要再重覆以前『我』的錯了」


  「你以為我會放棄嗎? 別忘了千年來,『我』看遍了人類的虛偽骯髒,違背自然的行為,………我要消滅全部的人類,什麼貪婪、什麼愛……我全都要毀滅掉!」

  昊的眼中流過許多思律…「你們…逃不掉的…哈!!」


   +  +  +  +  +  +


  笑聲不停地回響。

  頓時昊在葉他們的四周隆起了高大的土牆,集中其他四大精靈之力,形成了更大的超靈體,向安娜、葉王、葉他們大幅的攻擊,沒想到葉一時不察,一塊大石就要直落到他的身上……


  不可以…不可以呀!

 

  「昊!不───────!」安娜大叫立刻飛身去幫葉擋住去這個危機,但自已但因此受了重傷…

 

  「安娜!」葉將倒地的安娜扶了起來…

  「葉……昊他…昊…」

  「把安娜給我放開!」昊一見安娜倒地立刻衝向前將安娜搶抱了過來……


  「妳可不能死,安娜,你可是我昊的妻子…」在昊的眼中似手泛著水氣…


  安娜伸手拂了昊的臉,接著又按住昊要幫她治療的動作………這一切的一切,我都想通了,但我真的不希望昊他…

 

  安娜看著昊,吃力的說:「我不是你的妻子,更不想你來救我…放棄這件事吧……我寧可死亡…我也不…要你…… … …」做出這麼會傷害『我們』兩人的事…

 

  但安娜還沒說心裡想說的話,眼簾已垂了下來…………


  「安娜~…妳不能死…不能死…妳是我昊的妻子………我的…」

 

  昊就好像失了志的大叫著:「…………我要殺了你們…殺了你們!」

 

  昊大肆地破壞著……直到葉王暫時擒住了他……將他倆進入了另一個空間…

 

  「昊……醒醒吧,難道你要讓安娜為了這樣的你感到悲傷、難過嗎?」葉王知道…安娜並不希望昊他這麼做,所以他希望昊能夠知道這點………


  「安娜……她死了…死了,她討厭我呀~~你們一個都別想逃,這個咒語難不倒我的。」


  葉王看著這樣的昊說:「你我都知道,只要我們其中一個死了,另一個也難逃一死………我知道我是不可能打贏你的。就算現在你的巫力耗盡了……,但你的悲傷、你的憤怒是不會因此而停止的。因為…我就是你,你就是我……」


  「我就是你,你就是我?」昊看著葉王重覆說道…


  「而且你也知道一旦你釋放出你全部的巫力,那事情也就會變得一發不可收拾,其實…安娜並沒有死……你知道現在的你是很危險的…你的理智也快消失了…那…你願意……和我一起保護我們所愛的人嗎??」葉王高舉著手裡的短刀閃閃發亮……


  「我所愛的人…是嗎…」


  葉王知道,昊是答應了,因為他也聽到了那和他一樣的心聲及不捨………


  轉頭看向逐漸縮小的葉,他輕輕的一笑,將刀刺進了自已的胸中說道:「只要我們所愛的人沒有事……就算死也…沒…有……關…………係… … …」

 

  ………

  ……


  …


  睜開眼睛,心…在我醒來的那一刻,是半死的。

  我現在知道了
  因為,另一半是給了他。


  然而,再失去後還可以來的及嗎?

  淚是為他流的,真的!

  所以我等。在四年後,我的淚水已經有人幫我拭去。


   +  +  +  +  +  +


  四年後的今天………。

 

  「呀~昊!你…你…你──」安娜看著昊驚訝的說不出話來,拉著浩葉在那裡呆著。

  安娜真的沒有想到會在這種『情況』下和昊再次重逢。他…沒死?

  昊一臉笑笑著對安娜說:「安娜這麼久不見了,妳還是和以前一樣。」美。還未等安娜開口,昊的眼光一下就看到躲在安娜後的小男孩。


  看著看著,昊語調變的很低沉:「不同的是…這個小男孩是誰呀?妳…嫁人了嗎?」昊故意裝的很傷心,一副『別了我的愛』的可憐模樣,雖然他知道這個小男孩是誰的………

  安娜看著自已一直苦苦思念的人又看見他這一副模樣,自已很想上前緊緊抱著昊,告訴他浩葉是我們倆的結晶………但安娜又想到昊居然沒有死,而且還不來找她…想到真是*$%#@ 一肚子火~

  「他叫浩葉,是我和、和葉…的愛的結晶,而且我們已經結婚了,請問你還有什麼問題嗎??」安娜說完這席話,心裡不覺心虛………

  昊笑笑地看著安娜,心裡也明瞭她在打什麼主意。

  「是嗎………?可是……葉不是葉王的『妻子』嗎?他這麼可能和她你結婚。再者…浩葉這個小孩也不太像葉呀。嗯…我覺得他比較像『某人』耶~安娜妳說是不是呢?」

  昊趁安娜不注意時將浩葉抱了過來,親親他的臉頰,將他抱在自已的肩上

  「呀~好癢喔~」

  浩葉模模自已被親的臉頰說道,看著那個抱他的人,浩葉有點高興的說著:「你是爹地對不對??因為媽咪和葉爸爸都說我和你很像喔~ 爹地~」


  「是呀~我的乖兒子……」昊說完又親親他那寶貝兒子的臉


  「呀~好癢…不要玩了…爹地…」

  「哈……」


  安娜傻傻地看著這一對父子在那裡『談情說天』的,心裡有點不高興


  本來是想要騙騙昊的,那知……唉…誰叫她的兒子先『倒戈』倒向他父親那邊了呢!

  昊看見安娜有點氣嘟嘟的樣子,十分可愛,放下兒子,昊來到了安娜的面前將她抱在自已的懷中,在她的耳際說道:「安娜,不要再裝了,浩葉是我的兒子是不是!…辛苦妳了…,如果我可以再快個四年復活,妳也不會這麼辛苦……我愛妳,安娜,我會用一生…不!是生生世世的和妳在一起。 這樣算不算晚呢?」

  昊用他那非常燦爛的笑容,真心地跟安娜說……


  「……我愛妳,安娜,我會用一生…不!是生生世世的和妳在一起。這樣算不算晚呢?」

  安娜聽到這句話,頭不禁低了下去……。這個人…這麼久沒見了,嘴巴……怎麼這麼………甜呀…

 

  昊看見了便將安娜按向自已的胸腔,嗅上安娜髮上的髮香,說道:「這樣…妳就不用怕別人知道了」


  聞此安娜迅速將她那滿臉淚水的臉抬了起來,拭出自已的眼淚說:「我才沒有哭呢~」


  「耶!?我重頭到尾都沒有說妳在哭呀~。怎麼安娜,妳是被我感動到哭了嗎?」

  「我才沒有耶。昊……你在做什麼?快住手呀~」 安娜一面叫著,一面撥開昊在自已身上的『毛手』

  「是妳剛剛說,要我一生一世要好好愛妳一輩子的呀~我現在就很努力的在『愛』妳呀~」昊裝的很無辜的樣子說著

  「我?! 我才沒有說要你要一生一世呢…」

  「噢~是嗎,那麼我就再按著『妳的指示』再說一次嘍!」


  昊深深的吸了一口氣,說道:「我,昊,生生世世都是安娜的人,死也是安娜的,活也是安娜的。而安娜,生生世世都是我昊的最愛的人,我會用我的全部來愛妳,安娜………嫁給我好不好?」


  「你……無賴……」安娜羞的一巴掌打了過去…

  「這一招對我可是無效的~安娜…答應我…嗯…」


  「………不要…」

  「真的不要?」


  「呀~你不要再過來……我答應………嫁給你…啦~」


  「嘿嘿…來不急了……」


  「…唔…嗯…」


  就在安娜答應昊……,昊深深地吻上安娜後,隔壁立刻傳來一陣聲響…
  

  《葉王:葉……你來當我的『妻子』好不好?讓我每天都說像昊一樣的情話給你聽…》

  《葉:………不要說這些啦~我們專心聽下去好不好?》

  《葉王:…&*$@#……好吧…》


  好呀~你們竟然在偷聽我們的對話……看我這麼害你們……

 

  「呀!!呀~住手呀───昊,浩葉在這裡,你不可以這樣……嗯……不要~嗯……唔…不要浩…葉…」

  「放心那還不簡單……」昊心想報復的時候到了,於是呢~昊將浩葉抱了起來對他說:「爹地和媽咪有事要『辦』喔~我帶你去找葉爸爸好不好?」

  「喔!」

  打開葉的房間,昊瞧了葉王他們一眼……果然,他們還沒『開始』……

  昊將浩葉抱了下來,清一清喉嚨說:「呀、呀~抱歉呀!兩位,打饒你們倆『辦.事』了,可不可以幫我『照.顧』一下我的兒子,我過『一.會.兒』再來接他…。」

  昊說完立刻走開,快速地回到安娜的身邊:「好了,我的安娜,現在我們的兒子不在了,我可以用一輩子來愛妳了吧~」

  「你────~這個大…唔…嗯…」

  就醬,在安娜還沒說出罵人的話,昊深深的吻住了安娜,用他的行動來表達自已的愛……


    -END-
 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凌馥蝶 的頭像
凌馥蝶

尼古丁刺傷/那夜菊開

凌馥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