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常黑氣的一篇短作(但笑)

  這已經是我半失去理智所寫出來的,本來應該要寫日記的,發洩一些痛苦。

  另一篇日記也是,不過寫到最後愈來愈文言(囧)
  然後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。

凌馥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